中新网客户端2月10日电(记者张尼)针对一些社区工作者让多位居民共用体温计监测体温问题,民政部基层政权建设和社区治理司司长陈越良10日表示,社区防控必须讲科学,不能用居家防控手段来解决公共防疫问题。各地已经意识到上门体温排查、共用笔和体温计可能带来的交叉感染的风险,现在很多地方通过打电话,依托微信群、QQ群、智慧社区客户端等社区信息平台,与社区居民沟通体温测量情况。

他表示,一些社区已经开始通过扫描二维码、微信小程序等方式进行实时录入汇总,最大限度避免近距离接触产生的交叉感染风险。他也强调,每一名社区居民要对自己的健康负责,自觉接受不近距离接触的排查方式,如实反馈个人健康状况。

采访中,崔在旭多次提到,一定要代表韩国医师协会,对中国不幸逝世者表示深痛哀悼,对感染患者致意诚挚问候,对中国一线医护人员给予支持。“希望(韩中)相互支持,共同渡过难关。”他说。(完)

他说,面对新型疾病,出现技术上误判是可以理解的,但关键要及时追踪病情变化、与国际共享信息以进行灵活的防控。“当时韩国就是这一点反应迟钝,导致短时间内确诊者爆发式增长。”

针对未来疫情防控,崔在旭建议“采取更积极、先发制人的措施遏制扩散”。他说,从传染病发展规律看,新增确诊人数不一定是维持直线上升或直线下降,可能出现起伏,故要慎之又慎、不可盲目乐观。

第一,政府信息不透明,导致医院内发生交叉感染,滋生众多虚假信息和谣言,严重影响社会稳定;第二,官方对确诊患者、密切接触者的判断标准不准确。

崔在旭认为,中国境内各地致死率差异较大,与当地确诊患者数量、医疗设施供求等有关。他说,未来一段时间还要关注中国以外地区是否有明显病例增加,以更好研究传播率和感染率。

他注意到,当前中国政府及时公开最新研究,每天发布统计数字。“这是非常正确的,不仅有助于中国预防和治疗,对周边国家也十分有用。”

提及中国抗疫工作,崔在旭称,中国官方已在竭尽全力控制疫情,如采取的隔离封锁等措施,虽暂时给民众带来不便,但长期看是切断病毒传播的最优选择。

韩国中央应急处置本部表示,综合临床表现后发现,年轻、健康患者在发病10天后不使用抗病毒药物,病情也会自行好转,建议可对高龄、危重病人等使用抗艾滋病病毒药物克力芝(Kaletra),或抗疟疾药氯喹(Chloroquine)和羟氯喹(Hydroxychloroquine)。

分析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崔在旭认为,新冠病毒与SARS、MERS相比具备不同特征,但基本属性较相似;根据目前韩中两国的研究资料,新冠肺炎相比SARS的致死率和感染率均低,比MERS致死率明显要低、但感染率高。

回忆起MERS风波,韩国医师学会传染病政策与法规改善委员会主席、高丽大学医学院预防医学教授崔在旭称其为“严重、痛心的公共卫生事件”。他认为,要吸取两个教训:

目前韩国累计确诊病例82例,治愈12例。崔在旭介绍,韩国治疗以缓解患者症状为主,若病情恶化,继续使用抗病毒、抗癌症等药物;治疗有一定效果,但还需更多临床效果分析。

2015年MERS曾在韩国暴发,对社会经济等造成重创。当年5月,韩国确诊首位病例后,未引起政府重视,没有对病患采取隔离治疗、也未向公众通报,导致出现多位“超级传播者”,让疫情迅速蔓延。整个疫情在韩持续了半年以上,累计确诊186例、死亡者38人,致死率超过20%。

资料显示,当下大部分病例出现在中国,中国境外有超过900例确诊病例,占全部确诊数量比例极低。在韩国,目前感染率不到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