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22日下午,一场特殊的入党宣誓仪式在武汉市第一医院举行。在医院门诊大厅外的医生范学朋、夏雪和仍在病房内的医生王蓓蓓分别面向党旗宣誓,成为中共预备党员。

宣誓现场,领誓人、武汉市第一医院中医肿瘤科党总支书记薛莎说:“作为我们医院首批火线入党人员,他们一贯表现良好,特别是在这次新冠肺炎患者救治一线,他们英勇无畏,表现突出。在这个时候,就是应该把他们及时吸纳入党,让他们在党组织的带领下,继续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贡献力量。”

与此同时,各地党组织把疫情防控第一线作为发现、考验入党积极分子的考场,及时发现、培养和吸纳表现突出的先进分子。

宣誓仪式后,孙斌激动不已:“在武汉保卫战这个关键的时候,能够成为一名光荣的预备党员,是一种荣誉,更是一份激励,也是一份沉甸甸的责任。我将永远记住这个神圣的时刻,用工作成效体现忠诚担当。”

立遗嘱毕竟不是常规举动,通常都起源于特殊的触动。比如目睹身边人年纪轻轻就意外死去,尤其是身故之后、身后事的纷纷扰扰。

“分裂”的年轻人,自有一套与世界相处的方式,一套尚未成熟的方式。人生唯一确定的事情,只有出生和死亡,终其一生,人都在探索生死之间的可能性。“分裂”大概源自“想太多”,可是,相比闭上眼睛按部就班过一生,“想太多”反而是更有意义的活法。

当然,所有关于死亡的思考,最终都要落到“该怎么活着”。这让人想起保罗·柯艾略的名作《维罗妮卡决定去死》。为什么维罗妮卡决定去死?她想不明白活着的意义。生活看似岁月静好,却没有一丝波澜,令人窒息;周围的一切都看起来那么荒谬,而自己无力改变。作家安排少女在被告知去日无多后的短暂日子里,彻悟到生命的意义、点燃生活的热望。这样极端的情境设定,透出哲学家般的狡黠和悲悯。

awsl是“啊,我死了”这4个字的拼音首字母缩写,属于赛博世界里土生土长的当代青年特有的交流“暗号”。我提这些不是为了科普青年亚文化,真正让我感兴趣的是那个“死”字,它表达的完全是戏谑情绪。二十几岁的人到底年轻,死亡终究是意识中遥远的事情,自然可以拿轻松的态度去对待。

至于陆路交通方面,风暴区内各州都事故频生。爱荷华州警表示,从17日早上8点至18日早上8点间,当局共收到371起求助电话,当中涉及150起事故,221人需要救助。警方呼吁民众,如果万不得已必须出门的话,应放慢车速小心驾驶。

麻烦的是,“我该怎么活着”“我与世界的关系”,没有什么标准答案可供参考。所以,年轻人陷入对生命的迷茫,被心理问题困扰,甚至患上抑郁症,似乎不是罕见现象。负面情绪乃至心理疾病当然是很糟糕的体验,但换个角度想,年轻人不再忌惮谈论自己内心的困惑,何尝不是一种观念进步呢?本质上,这也是在探索生命的意义。

截至2月28日,广东全省共有7171人在疫情防控第一线向党组织递交了入党申请书,其中医护人员2910人,各级党组织及时吸纳了77人入党。此外,广东各级党组织还从抗疫一线入党申请人中及时确定了1147名表现较好的同志作为入党积极分子。

可这也不意味着年轻人活得稳重、克制、健康。虽然有买重疾险的觉悟,却没有看体检报告的勇气,甚至去体检也需要心理建设;虽然年纪轻轻就往保温杯里加进了枸杞,但熬起夜“爆起肝”来也慷慨豪迈。

年轻人的遗嘱,更多不是交代后事、安排财产,毕竟也没几个年轻人真的积累了足以引起身后纷争的财产,人际关系也不至于太复杂。有的人纯粹把写遗嘱当作探索生命的过程,以遗嘱记录自己的人生阶段,“哪怕去世,也不希望别人随意来评论”。

尽管大家开始正视疾病、灾难甚至死亡的风险,但心里还是不免既侥幸又纠结——我要早做安排,免得突如其来的不幸让自己陷于被动。可我说的那是以后啊,现在我应该是安全的,所以夜也不是不能熬。现在我还必须是健康的,万一体检报告不同意,那我选择不看。

对于上述信息,陈全姣也表示,“我们武汉病毒研究所没有一例感染,我们病毒所绝对不是‘零号’。”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各级党委组织部门按照中央组织部通知要求,把在抗疫一线发展党员作为激励广大干部、群众奋力抗击疫情的重要举措,采取有力措施,指导推动基层党组织抓紧做好在抗疫一线发展党员工作。截至目前,湖北、广东、河南、浙江、湖南、江西、山东、江苏、重庆、黑龙江、北京、福建12省(市)和国家卫健委等各级党组织共在抗疫一线发展党员3060名。

在过去的观念里,遗嘱和保险似乎都不是年轻人会去考虑的事情。总给人留下任性洒脱、过了今天不想明天的年轻人,其实可能比前辈们更懂未雨绸缪。

视频网站哔哩哔哩弹幕网,就是大家口中的B站,前不久选出了“年度弹幕”:awsl。凌乱不?感觉越来越不懂年轻人的世界了。

南美作家笔下这个东欧少女的心境,我们身边的年轻人其实很有共鸣。虽说年轻人不至于像小说人物那样时时陷入悲观、常常感到虚妄,但当谈论生死的时候,同样会更多地思索“我”,探究“我与世界的关系”,思考存在的意义和价值。这是他们和上一辈明显不同的地方。

报道指出,这次变天甚至影响到佛州卡纳维尔角,SpaceX定于18日的火箭测试任务也被迫延后。该公司在社交媒体上宣布,由于测试区天气状况恶劣,因此行动将延至19日上午8时至中午1时。

据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发布于2011年11月4日的《2012年度推荐免试硕士研究生拟录取名单公示》显示,黄燕玲系西南交大推荐的学术性硕士。

在湖北,党员们身先士卒,坚定了各行业各领域先进分子向党组织靠拢的决心。一批批奋战在抗疫一线的医护人员、专门医院建设者、公安民警、社区工作者等,纷纷递交入党申请书,向党组织靠拢。截至2月28日,湖北各级党组织在疫情防控第一线发展党员775名,其中医护人员524名、公安民警(辅警)77名、村(社区)工作人员36名、基层干部42名、专门医院建设者44名。全省抗疫一线人员中,在上一线前或在一线递交入党申请书的人数达6972名,其中火线发展入党的247名。

年轻人的种种迷惑行为,仿佛一个矛盾综合体。这代年轻人目光够长远,但未必足够成熟。对“死亡”“重病”这样严肃的命题,还是下意识地逃避。我们上学时很少接受过专门的生命教育,似乎不会正面、系统地把“死亡”当作哲学命题来思考。写遗嘱、买保险、喝枸杞、熬夜爆肝,所有这一切“迷惑行为”,归根结底指向的都是“活着”的形态。

但这种轻松只是这代年轻人生命观的其中一面,另一个事实是:90后已经开始写遗嘱了。今年9月,中华遗嘱库向媒体透露了一个数字,在他们登记保管的15万份遗嘱中,有178份来自90后。虽然这些遗嘱都还没有生效,但信号意味十足:年轻人已经开始严肃地思考“死亡”这件事了。

浙江各级党组织坚持标准、严格把关,努力在抗疫一线考察、识别、培养、吸收先进分子,激励广大干部群众英勇奋斗、扎实工作,为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提供坚强组织保证。截至2月28日,浙江在上一线前或在一线向党组织提出入党申请的有9864人。在抗疫一线发展党员579人,其中,一线医务人员232人、公安干警110人、村(社区)工作人员62人;提出入党申请后被“火线”发展入党的97人。

在抗击疫情的战斗中,孙斌等人坚持冲在一线,表现特别突出,经青海省赴武汉医疗队临时党支部报请上级党委批准,同意吸收孙斌等17名同志成为中共预备党员。在党旗和队旗下,17名同志举起右手,庄严宣誓,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

2月15日晚间,新京报记者就此事向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研究员石正丽、流感病毒实验室研究员陈全姣求证。两人均表示,对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黄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但可以保证武汉病毒所目前无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年轻人群体中还有个现象,较之“立遗嘱”更寻常,和“立遗嘱”放在一起观察倒很有趣: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主动给自己购买商业保险。2018年,一个第三方平台保险大数据调查结果显示,90后平均持有4张保单。

“怎么可能?这个一看就是假新闻。”石正丽说,“我可以保证,包括研究生在内,我们所没有一个人被病毒感染过,我们所是零感染。”

各省市援助湖北医疗队党组织也注重在抗疫一线发展党员。2月25日,在武汉市新洲区,连续奋战在抗疫一线的青海省赴武汉医疗队队员孙斌等17名同志火线入党。

由于风暴带来大雪,芝加哥的奥黑尔机场和中途机场从17日晚上开始,至少已有1081班航班取消。

这里有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时代”。比如,年轻人的投保热情很大程度上是被近年来热起来的互联网保险产品带动的,虽然目前互联网险种还不能完全替代传统保险产品,但很多年轻人的保险意识借此被唤醒了。

这代年轻人,可够“分裂”的。

截止当地时间18日下午,奥黑尔机场积雪约7.6厘米深,中途机场的积雪也有大约6.7厘米深。此外,联邦航空管理局也表示,纽约的肯尼迪机场和新泽西的纽瓦克机场因为冰雪,离境班机将会延误2小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