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来在全球获取高额利润的半导体产业也受到了新冠疫情全球蔓延的波及,尤其是半导体消费端的波动,比如手机、电视等电子产品的销量下滑,负面影响正在传导到上游。

集邦咨询分析师徐韶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目前疫情影响扩及全球三大经济体与重要制造业地区,故在市场供需方面造成很大的影响。需求市场受疫情影响最为严重的是消费性电子产品,引发部分半导体业者下修财报预测的共识。对未来市场需求的复苏时程尚无法确定,增加了半导体产业应对市场需求变化的困难。从供给面来看,半导体产业面临因疫情造成人力短缺与物料运输效率降低等问题。”

6、《马里奥赛车8豪华版》

3、《如龙:复刻合集》

对于小鹏们来说,挖角特斯拉是当下弥补技术短板的捷径之一,毕竟,在对中国路况和市场的了解程度上,本土人才更具有竞争力。在加盟小鹏汽车不久,谷俊丽曾公开表示,“要真正形成中国的海量大数据,选择适合的芯片”,中国的自动驾驶只能中国人来解决。接下来,原高通自动驾驶负责人吴新宙将全面接任谷俊丽。

姚嘉洋表示:“若中国的疫情能被完全控制住,中国下半年的消费性市场对于中国的半导体设计业者将有不小的帮助。在挑战面上,上半年手机出货受到影响、加上实体列表政策仍未解除,华为应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

对于中国半导体产业来说,一方面进口半导体成品和原材料受到牵制;另一方面,国内产业还处于成长期,半导体产业和国际一流厂商存在差距,国内多集中在中低端领域,对利润敏感;此外,美国的外部打压也加剧了华为等国内企业压力。

徐韶甫表示,消费性市场需求短期内不易出现反弹机会,因此对半导体产业在消费性产品营收方面冲击较剧烈。而在非消费性需求部分,5G、AI等重点产业发展虽受到国内制造业复工率不佳而稍有放缓,但与中长期产业发展相关的基建需求没有受到损害,或成为半导体业者回避产业逆风冲击的领域;另一方面,受疫情催生的“宅”经济和工厂自动化则提供半导体业者新兴需求增加的机会点,可能藉此多少弥补消费者市场需求衰退造成的损失。

集邦咨询分析师姚嘉洋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欧美各国的疫情对于其实体消费将受到不小的打击,这将直接影响消费性电子产品的消费力度。加上美国商务部的实体列表政策仍未解除,主要的美系设计业者大多仍会持续受到影响。对于IC设计业者来说,将会是2020年首要的经营课题。”

突如其来的疫情黑天鹅,冲击了全球经济的增长,也冲击了消费信心。至少从今年上半年看,终端电子产品的销量预计大幅下滑,需求端的疲软,眼下已经成为半导体上游产业的严峻挑战。

同时,芯谋研究报告也指出,需求端的下降,将导致2020年全球半导体产值下降7.34%到3913亿美元。

Copyright © 2020 每日经济新闻报社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使用,违者必究。

2017年10月,谷俊丽出任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副总裁,直接向董事长何小鹏汇报,全面负责小鹏汽车自动驾驶研发团队事务至今。据悉,此次离职是因为其个人原因。

4、《星球大战绝地:陨落的武士团》

然而,目前在疫情扩散下,包括中国台湾地区、韩国与欧美日等晶圆制造的主要区域也陆续受到影响,虽极力维持生产稳定,但仍有部分防疫措施会影响生产效率与进度,如各国出入境限制和产线人员分组调度等。

领英资料不完全统计,贾跃亭创办的FF有超过70位员工曾供职于特斯拉,这一数字在蔚来则可能超过100名。除了技术上的真才绝学,出身特斯拉无疑为其履历增添浓墨重彩,更可为公司树立“明星效应”。

芯谋的报告则指出,中国的电子产业以出口为主,虽然芯片的客户大多在国内,但是终端却以全球为主。所以全球物流运输的通畅对我国半导体产业至关重要。随着疫情在全球范围内爆发,各国都对国际航班以及货物进出口执行了更为严格的检疫检验。货物运输受阻,国际贸易受到很大影响。同时,国际间人才交流几乎冻结,跨国的人才流动在今年上半年几乎冻结。从商务谈判、上下游合作,到工程师之间的沟通,都效率大降,这同样给产业带来阴影。

以手机行业为例,近期,苹果宣布取消每年3月底举办的春季新品发布会,转为线上大会的形式举办,并且3月27日之前,将关闭大中华区以外的所有零售店。同时,华米OV等国内手机企业也纷纷转向线上发布会。中国信通院发布的2020年2月国内手机出货量数据显示,其间出货量为638.4万部,同比下降56%。根据调研机构Strategy Analytics的预计,欧洲市场今年整体销量将同比下滑20%以上。

9、《路易基鬼屋3》

徐韶甫表示,封测业目前的供给状况虽有逐步恢复,但第一季营收衰退在所难免,并预料将延续至第二季度。至于生产及设计端则因自动化程度较高故初期受到影响不大,设计业者采用远距离办公模式,同时晶圆制造业者调度资源分配,来维持晶圆生产不中断。

关注我们 微博@每日经济新闻 腾讯微信 订阅中心

除了设计企业,晶圆代工产业也受到需求端的变量影响。比如近日业内传出苹果将减少对台积电AirPods芯片的下单量。不过台积电预计,7nm、5nm等先进工艺制程需求强劲,有信心今年营运优于产业平均。

2、《使命召唤:现代战争》

特斯拉曾在去年因为一名前员工与小鹏汽车掐架,其状告先后于特斯拉和小鹏汽车任职的工程师曹广志剽窃Autopilot的代码。对此,董事长何小鹏回应称,这是特斯拉借法律纠纷为由,进行竞争打压,“不会有任何畏惧和放弃,还将继续引入更多领域的高科技人才”。

一位半导体巨头上海公司的员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目前日常工作没有太大影响,但是供应链出现问题了,后续还需要解决。因为有韩国供应商,现在原材料存在不能按时到货的风险,只能考虑其他供应商。在原材料中,晶圆、高纯气体、光刻胶,大部分份额是由日韩、中国台湾地区控制。”

公开资料显示,谷俊丽毕业于清华大学与美国伊利诺伊大学香槟分校,在加入特斯拉之前曾就职于AMD 中国研究院任高级研究员。2016年随芯片大神Jim Keller加入特斯拉之后,作为机器学习技术核心人员,参与到Autopilot 2.0 产品开发中,历任AP部门及其学习主管、高级主任工程师、总监。

据悉,有十几家中国新造车企业在特斯拉硅谷总部附近设立办事处,只为招募特斯拉前员工。

2015年,特斯拉的开源技术让小鹏汽车成为获利的第一批“中国学徒”。目前,小鹏汽车是国内第一批实现L2.5级自动驾驶辅助功能的车企,其开发的超级自动泊车辅助宣称可实现两步泊车,是全球使用最简单的泊车系统,这一领先优势在于拥有自动驾驶的自主研发能力。近日,小鹏汽车已经实现了旗下G3车型的第九轮OTA升级。

2016年,特斯拉首席信息官,主管公司ERP系统的Ganesh V. Iyer加入蔚来任首席信息官,另一位顶着摩托罗拉、思科等高管履历的Padmasree Warrior则跳槽蔚来北美分部。彭博社曾评论,谁能够成功招募到前特斯拉高管加盟,意味着这些企业就能中“头彩”。

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博通近期撤回了其2020财年业绩预测,该公司此前预期2020财年营收达250亿美元,同比增长11%。据了解,博通首席执行官霍克坦(Hock Tan)表示,疫情并未让其供应链受到任何影响,但需求确实有所放缓,疫情带来了高度的不确定性。

从半导体的制作工艺流程来看,从芯片设计、生产到封测,都受到疫情影响。此前在中国地区,疫情暴发时,业内均指出封测环节是受冲击最大的,因为封测工厂需要的人力最多,人员也最密集,受到复工延迟、物流堵塞的状况影响,封测厂备受煎熬。如今国内疫情转好,企业们正在加速复工,但是日韩、欧美的疫情却相继升级,从人力到物流仍受到制约。

新造车企业抢人大战正在愈演愈烈。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今,特斯拉AP团队有10%的成员选择离职,他们中的一些人去往谷歌、苹果等其他科技巨头;而另一方面,中国新贵们挖角硅谷由来已久。

除了需求端的挑战,半导体供应链还受到诸多因素影响,有疫情引发的人才流动受阻、货物运输不长的问题,也有贸易等外部环境变化。

集邦的报告则指出,高通虽然在2020年预计将重回苹果手机供应链,但全球疫情无法有效控制,预计将冲击苹果手机销售表现,届时高通的芯片营收将受到波及。英伟达也确定受到疫情影响,下修财会年度2021年第一季的财报预测。在2020年上半年表现已受影响的情况下,整体产业要在2020年重回成长可能不甚乐观。

联系我们 广告投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