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战“疫”中受到伤害或患病的社区工作者依法认定工伤待遇,也是法理逻辑的要求。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明确要求,一线社区工作者符合法定情形的应认定为工伤,既是对社区工作者无私奉献精神的褒扬,也是对法治精神的践行,必将激励更多有担当的社区工作者为战“疫”作出更大贡献。

3月2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国务院总理、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组长李克强主持召开领导小组会议。会议指出,社区防控是重要关口和基础,全国城乡广大社区工作者为抗击疫情作出了重要贡献,各地要进一步关心关爱他们。在疫情防控期间,对一线社区工作者给予适当工作补助,对从事防控工作时发生事故伤害或患病的人员,符合法定情形的应认定为工伤。

据悉,茵曼团队在意识到危机的存在的当天晚上,就召集策略中心的核心成员,召开电话会议至凌晨。随后,团队连夜赶制方案,发动全国门店参与社群运营,一天之内,就有60%的门店响应。

@李卫平(茵曼+余干天虹店)

线下客流告急,业绩极速下滑,但企业与店主并没有坐以待毙。重压之下,茵曼协同广大实体零售伙伴,共同展开线上的流量运营。

虽然很多品牌有会员,但远没有茵曼这样细致。比如很多设计师品牌,在疫情影响下缺少顾客下单入口,缺少品牌活动支持,业绩基本归0。但茵曼结合了诸多优势,通过门店会员维护和品牌支持,加上微店下单入口,保障了在门店不能开门营业的情况下也能有不错业绩,这是目前任何一个品牌都很难做到的。

短短七天,茵曼就顺利扭转了因线下门店不断关店带来的业绩断崖式下滑——在线下仅有50多家店铺开门营业的情况下,迅速收揽了6.5万名客户,完成了日常140%的销量,成功打响一场实体商业保卫战!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面对来势汹汹的疫情,广大社区工作者冲锋在前、直面风险,以辛勤的付出甚至冒着事故伤害或患病的危险,为整个社会和公众构筑起一道健康安全防线,从源头上有力促进了抗疫阻击战的向好发展。对于他们的无私奉献,不论是从伦理情感角度出发,还是从法治逻辑考量,对在疫情防控第一线被伤害或患病的社区工作者,依法对其给予工伤待遇,都是战“疫”的应有之义。

战胜”疫情” 我们有信心

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湖北仙桃市三伏潭镇卫生院的医生刘文雄,因一直处于高强度连轴转的工作状态而在家中猝死,当地以其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对其不予认定工伤,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现实中时有发生的这类工伤认定不顺畅的个案,难免让战“疫”一线的社区工作者有后顾之忧。

这次疫情,茵曼的反应速度很快,秒杀也挺给力!不过我们毕竟还是新店,目前粉丝基数比较小,成效不是太高。但我相信:贵在坚持。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收获。

疫情面前,茵曼的快速反应能力,无疑助推品牌在困境中夺得先机。有不少加盟商伙伴表示,当他们所代理的其它品牌还没有任何举措时,茵曼就已经要求他们把握社群运营,并提供了详细的社群运营指引和内容素材。

这次活动挺好的,业绩提升了,员工工作激情也上来了。现在我也在关注市场,找门店准备开二店啦!

2014年9月1日起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工伤保险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对工伤认定的“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做出新的规定,明确“其他与履行工作职责相关,在工作时间及合理区域内受到伤害”的情形应属于工伤。比照这个司法解释,抗疫一线的社区工作者无论是在“八小时”之外,还是在传统的工作场所之外,都有可能处于工作状态。人社部门不应机械理解法律条文,而应充分考虑抗疫工作的特殊性,对“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进行正确理解。如此,才能更符合工伤认定的法治精神,更好地维护实质正义。

作为权益的一种法律保障,工伤认定适用条件十分严格。我国《工伤保险条例》第15条规定了工伤认定须符合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的两个条件,不在工作时间或工作岗位发生工伤事故或者死亡的,则不能认定为工伤。一般情况下,对于符合认定条件的,人社部门没有异议。但由于发生伤害的具体情况错综复杂,有些个体即使没有在工作时间或工作岗位上,也可能是因履行工作职责而遭遇了事故伤害,对这类对象是否也可认定为工伤,地方人社部门有时出于“怕犯错”的考虑,不对这类人员作出工伤认定的决定,客观上导致了实质正义不能及时实现。

茵曼这次的秒杀活动在我们那里很受欢迎,闭店这段时间,基本是靠茵曼的秒杀活动和物流体系支撑在做销售。现在我建了3个微信群,共有1200多个粉丝呢。

这段时间,我都会把公司的营销活动分享给顾客,促成订单的达成,效果也不错,在这样的大环境下,店铺销售还能基本和去年同期持平。

检察机关在审查起诉阶段依法告知了被告人云光中享有的诉讼权利,并讯问了被告人,听取了辩护人的意见。

疫情不可怕,闭店不可怕。那些不畏风雨的信心和信任,那些认真应对的专业精神,才是突破重围的良药。2020年,我们始终在一起!

我经营茵曼实体店已经快4年了,对公司非常信任。这次在疫情非常严重的情况下,我很认可公司提出的临时销售策略,我每天都会通过社群与顾客互动沟通,既保证了店铺的日常销售跟同期不会出现太大的落差,又在短时间扩充了客户的基数。

@曹乐义(茵曼+宿迁宿城区水韵城店):

50余家店铺营业 完成日常140%的销量

@黄小燕(茵曼+广西贵港文化广场店)

检方起诉指控称,被告人云光中利用担任内蒙古自治区呼伦贝尔市委常委、满洲里市委书记,鄂尔多斯市委副书记、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内蒙古自治区政府副主席、自治区党委常委、呼和浩特市委书记等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数额特别巨大,依法应当以受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启动社群运营的第一天,茵曼全国店铺业绩仅为18万。但团队并不气馁,而是根据自身经验和店主反馈,灵活调整策略及节奏。七天过后,茵曼单日销售便顺利突破了百万大关。

茵曼是目前我做的品牌当中,唯一有销量的。相比于茵曼,其它品牌就没有明显的政策了,大多是送一些有价值的礼品,等疫情过去后到店铺来领取这样子。

从实际情况看,相比于有固定工作场所和上下班作息制度的公职人员,身处战“疫”一线的社区工作者,在发生事故伤害或因公殉职后,工伤的认定与法定条件有时并不完全吻合。是否依法对这类社区工作者给予工伤待遇,既考验着职能部门的智慧,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一线社区工作者对自身工作特别是参与的疫情防控工作的认知。

@李忠原(茵曼+吉林昌邑区财富广场店)

随着全国疫情形势日益严峻,茵曼正常营业的门店数不断锐减:1月28日,292家;1月29日,162家;1月30日,139家……到了2月5日,营业店铺仅剩50多家,约占茵曼全国店铺的10%。

这两年,我们总说生意越来越难做,尤其是疫情的出现,让这个冬天变得更加难熬。但,真正有底气的人,是不惧寒冬的。

严峻的形势下,更加考验企业的应变能力。面对这场突如其来的危机,汇美集团旗下品牌茵曼快速反应,果断调整策略,联动全国600多家门店店主开展社群营销。

对战“疫”中受到伤害或患病的社区工作者依法认定工伤待遇,不仅是弘扬社区工作者无私奉献精神的情感逻辑要求,也是法理逻辑的要求。机械、僵化地理解和适用工伤认定的法定条件,不仅无助于用工伤待遇抚慰社区工作者,也不利于凝聚全民万众一心的战疫力量。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会议明确要求,对战“疫”中受到伤害或患病的社区工作者,符合法定情形的应认定为工伤,既是对社区工作者无私奉献精神的褒扬,也是对法治精神的践行,必将激励更多有担当的社区工作者为战“疫”作出更大贡献。

@薛小红(茵曼+吕梁交城县迎宾乐购店)

作为一个拥有着互联网基因的服装品牌,茵曼新零售模式即电商、实体门店与社群。因此,当门店处于歇业状态,茵曼反应迅速,立刻启动了应急方案,提出以实体店为辅、社群销售为主的临时销售策略。每天早上9点半到晚上8点,全国600多家门店店主都会在朋友圈、微信群或是与粉丝的一对一沟通中,推出特定的商品,每半小时一次,并有意识地引导顾客前往小程序中下单。

连夜绘制应急方案 7天扭转战局

正所谓退潮的时候,才知道谁在裸泳。作为从线上走到线下的女装品牌,茵曼新零售既保留了电商的敏锐度与运营玩法,又有着专业完善的培训体系与辅导支持,再加上团队的齐心协力与加盟商伙伴的通力配合,在困难与挑战之下,更显难能可贵。

@段洪光(茵曼+昆明石林县双龙小街店)

@王萍(茵曼+盐城射阳县恒隆广场店):

由于疫情的关系,我的店铺基本都是处于停业的状态。按照公司的策略,每天通过微信群、朋友圈等方式,把营销活动发给会员以及粉丝,目前日均销基本能维持在1万左右。

@耿龙舒(茵曼+南京建邺区河西中央商场店):

截至目前,”茵曼微店”小程序的日活跃用户已经突破6.5万人,超过2019年双十一当天的活跃人数;多家门店单天销售突破5000元,部分店铺单天销售达到上万元;2月5日单日更是完成了日常140%的销量,相当于以往一个月的成绩!这一切,几乎都是得益于社群。

我的门店目前还是开业的状态,线下一天的业绩在3000元左右,但线上同步也可以做到3000多元,真正拓宽了渠道,让门店业绩翻倍了!

@鲁晓敏(茵曼+楚雄市兆顺第一城店)

用社群营销打破不可能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此前通报,云光中被开除党籍和公职。他被指大搞权色、钱色交易,严重破坏当地政治生态和市场经济秩序,生活腐化堕落,家风败坏,对配偶、子女失管失教。(完)

为了更好的赋能社群运营,茵曼新零售团队对内部制定了严格的执行标准。例如安排专人值班,随时解答店主疑问;每次回复的反应时间不得超过15分钟,如果有事需要离开,必须安排人员交接;每个值班者需要提前一天准备好产品推广话术,并及时铺排到店主群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