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3日晚,武汉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决定在武汉市江汉区、武昌区、东西湖区抢建“方舱医院”,用于收治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轻症患者。三处“方舱医院”,位于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

2月4日一早,武汉联通网络运营部网优工程师王如霏就整装待发,妻子和几个月大的女儿尚在襁褓中熟睡。他内心充满了矛盾和煎熬的,去“方舱医院”是工作是责任也是使命,同时,他也是这个家庭的主心骨,父亲在年前查出重症至今仍然卧病在床,女儿年纪幼小,他们的抵抗力都弱,疫情期间,每次去一线工作他都害怕,怕自己被传染,又怕自己把病毒带回家,他甚至不敢去假设如果自己倒下或者有人被感染后这个家会怎么样。

“邵逸夫医院将继续围绕报告要求进行持续创新,推动临床医学转化,继续推进互联网医疗向纵深发展,为浙江生命健康科创高地建设作出贡献。”蔡秀军表示。(完)

在蔡秀军看来,互联网+健康医疗将进一步在四方面发挥作用:更大程度便民惠民、进一步发挥医院精细化管理、提高优质医疗资源的可及性、密切配合国家医改政策等。

但是他们必须得去!和许许多多白衣天使、施工人员、警察等等所有奋战在一线的人们一起,成为抵抗疫情悍卫家园的城墙中最微不起眼的一粒砂石。

“一些大城市的一些大医院,人满为患,就像处于‘战时状态’。当时,邵逸夫医院日均门诊量达到8000多人次,我家就住医院边上,每天看着患者凌晨4-5点钟就来门口等着排队挂号。我就想,我能不能通过互联网,让大家方便点?”正在举行的浙江省两会上,浙江省政协委员、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说起了探索“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初衷。

目前,邵逸夫医院已研发并建设国内首个以分级诊疗为核心的移动智慧医疗平台——邵医(纳里)健康云平台。借助云平台,加快实现医疗资源信息互通共享,构建有序的分级诊疗格局;完善应用,优化“互联网+”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利用互联网远程视讯,加强“互联网+”医学教育和科普服务;研发基于人工智能的临床诊疗决策支持系统,推进“互联网+”人工智能应用服务。

中新网杭州1月16日电(记者 赵晔娇)“幽门下第六组淋巴结,下面的血管容易破裂,操作时一定要小心……”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下称邵逸夫医院)胃肠外科主任王先法端坐在诊间,聚精会神地对着面前的手机屏进行远程指导。屏幕那头,武义县人民医院手术室里,当地主刀医生正在为一名60岁的胃癌患者做腹腔镜远端胃癌根治术。期间,远程画面清晰流畅,时间上毫无延时,手术顺利完成。

“浙江省正在创建‘互联网+医疗健康’示范省,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建成‘互联网+医疗健康’经验的‘国家示范样本’。”蔡秀军表示。

“患者登陆掌上邵医APP,选择就诊医生,在手机上就可以挂号、支付,就诊的具体时间马上就能告知,精准到分钟。为什么可以这么精确?因为我们将过去几年间,医生的门诊时间进行了大数据分析,计算出每位医生看一个病人所需的时间。”蔡秀军举例说。

浙江省政协委员、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院长蔡秀军 金茜希 摄

走出诊室,病人可以边走边支付。支付成功后,APP上还会立刻显示检查的时间、地点,通过医院地图导航功能,患者能尽快抵达检查处或化验处。所有的检查化验结果,医生、患者都能在APP上查看。

蔡秀军建议:“医保缴费基准不一,结算也较为繁琐,要在更大范围内实现医保移动支付,希望有国家政策的支持。”

“武汉客厅这边测完了,我们再去武汉国际会展中心和武汉洪山体育馆,后台的兄弟们还等着我们的结果呢。”在完成武汉客厅的测试任务后,王如霏这样说。同行的同事打趣他,现在不怕家里人担心了?他回答――他们肯定会支持我的。

武汉联通网优后台组组长刘欢对各种大型的活动、建设工地新闻有特殊的敏感性,这种敏感性在疫情期间尤其突出,但凡疫情相关必须第一时间考虑已经形成习惯。在看到抢建方舱的新闻后他迅速响应,马上将三个方舱场景的现网覆盖情况和容量提上工作日程,组织后台同事采集了覆盖三个方舱所有的基站信息、告警信息和各项指标,并根据场景的特殊用途建立话务容量模型,将室内容量和日后维护问题综合考量在内。前台测试人员必须取得详细的现场测试数据,例如ABC区的主覆盖小区情况,覆盖床位的具体情况、是否存在弱覆盖区域等等。前后台联动才能给出最佳优化方案和扩容方案。王如霏同志就是这个被派往现场的测试人员。他带着华为、爱立信厂家的技术专家匆匆忙忙出发了,一路上讨论测试方案的同时也会提到各自家里的情况和各种担忧。我们会不会被传染?疫情当前谁不害怕?

2014年,邵逸夫医院和支付宝合作,开设了支付宝“邵逸夫医院服务窗”,但由于无法绑定医保卡,使用率不高。

今年的浙江省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提到,2020年浙江要基本建成创新型省份,加快建设“互联网+”、生命健康科技创新高地。

这是邵逸夫医院运用联通5G技术,不断拓展互联网医疗的一个新场景。

经过和外部技术团队的不断探索、磨合,2016年,全国首个医疗移动支付2.0试点发布会在邵逸夫医院举行,这是浙江省第一个支持医保的支付平台——掌上邵医APP。在APP上不仅可以挂号、缴费,更重要的是每个账号可以绑定5个人的医保卡,子女在手机上就可以帮助老人完成预约和支付。

此外,蔡秀军也看好基于互联网的AI、区块链等核心科技。他说,AI、区块链和医疗有非常好的结合点,邵逸夫医院正在结合一线实际,希望进行原创性的探索创新,这将有效拓展医疗服务空间,为广大患者就医提供更多便利。

在邵逸夫医院,通过信息化赋能,借助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手段,不断提升服务患者的能力以及进一步提升医院精细化管理水平的探索,始于2014年。

其中,最让蔡秀军倾力推动的是医保移动支付,邵逸夫医院已率先在国内试点。“我们要把医保卡‘绑’进手机里。”在采访中,蔡秀军频频拿起手机示意,“这是‘最多跑一次’改革向公共服务领域拓展的生动实践。”

医保移动支付是大势所趋、民心所向。据悉,浙江省医保局结合该省实际,已开发建成全省医保移动支付平台。在2019年医疗卫生服务领域“最多跑一次”改革十大项目中也明确提到要按照“两卡融合、一网通办”的方式实现与电子社保卡(医保卡)对接,推动医保身份认证、医保移动支付等应用。

就在他们站在武汉客厅门口时,所有的忧虑突然间释怀了。环卫工人铺设被褥,施工工人也正在对电路隔断等进行施工,城管执法队员也来帮忙了,现场一派热火朝天的景象。谁不害怕?谁没有家?每加快一分钟的建设时就离意味着可能有一个宝贵的生命被挽救,一个破碎的家庭被救赎。被建设的不仅仅是一个临时医院,而希望。

这就意味着,在邵逸夫医院挂号、看病、付费等流程基本上不需要排队。

对此,他建议要完善两项基础性工作,建议医院之间打通数据壁垒,实现大数据的互联互通,以及进一步推动数据的规范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