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合肥12月14日电 题:台胞青年合肥打造“台青创客家” 促抱团发展

在安徽省合肥市罍街,有一家台湾青年经常聚集的创客空间,在这里不仅能吃到正宗的台湾美食,还能购买到来自台湾的文创产品。近日,记者来到台胞青年张寅威打造的台青创客家,探访台青在皖的创业之路。

上海的新雅粤菜馆也在主动发力团餐业务,其行政总厨朱宏坦言,以前生意好的时候,后厨无暇他顾,从未考虑过接外卖订单,但现在形势紧迫,餐饮单位也要积极迎合新兴的消费需求。

美团点评和阿里本地生活也联合政府、协会等机构,对接地方政府、工业园区等机构,在全国推出企业团餐服务,解决各省市复工单位的用餐需求。

来自台湾桃园的吕理佑是合肥庐江绿世代农场经理,2015年来到合肥后,他用了三年时间来改良土壤,再将台湾特色的农产品引入到安徽。2019年,农场里种植的绿色有机蔬菜和瓜果一经面世,就受到欢迎。目前,他一边在田里忙碌,一边在台青创客家开发智慧农业。“我想要建立一个平台,把这些好的农产品送到城市里面,供应给消费者。”吕理佑说。

以作为中式快餐中的品类第一的老乡鸡为例,据创始人束从轩透露,保守估计老乡鸡疫情期间会损失5个亿。

狄更斯在《双城记》中写道:“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希望的春日,这是失望的冬天”。

中国烹饪协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团餐市场整体收入1.28万亿元,占国内餐饮市场总收入的30%,是外卖市场规模的3倍。

来自台湾高雄的陈靖绒是一名室内设计师,来合肥考察过后,希望未来能够在台青创客家创业发展。她认为,台湾有着丰富的文创设计经验,随着合肥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企业需求更具特点的设计和包装,台湾的设计风格在安徽会有很好的市场和发挥。

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对中国餐饮业影响报告》显示,相较于去年春节,78%的餐饮企业营收损失达100%以上;9%的企业营收损失达到九成以上;7%的企业营收损失在七成到九成之间;营收损失在七成以下的仅为5%。

虽然具备无穷的市场潜力,但相较于社会餐饮,团餐行业的市场化程度依然不高。因此,业内人士戏称团餐是餐饮业最后一块未被挖掘的宝藏。

假若将时间周期拉长,或许我国团餐行业的集中化发展正是由此开始。

今年33岁的张寅威,从小在合肥长大,常往来于两岸,让他对两岸青年交流充满热情。2016年,张寅威在考察了合肥市场后,决定和台湾朋友一起开设台湾小吃品牌,将台湾特色的小吃和饮品带到合肥。张寅威的台湾小吃一经推出,便大获成功,目前已开设了4家门店。

这场疫情就像是一场大考,虽然备考的经历可能并不愉快,但是绩优生总能在考试结束后得到令人满意的收获。

这句话放在这里同样适用,过去我国团餐市场的集中度很低。在中国,团餐百强企业的市场集中度仅有5%。在美国,团餐前五强就占有80%的市场份额,日韩的前五强也有60%。而且,在中国百强团餐企业中,营收超过30亿元的企业只有3%,营收在百亿元以上的只有一家。

正基于此,发力团餐的餐饮品牌数量也在不断增加。近日,北京市餐饮行业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全市有1387家餐饮门店可提供工作餐,包含眉州东坡、嘉和一品、宏状元、霸蛮、东来顺等。

虽然从口味等方面而言,餐饮企业相较于传统团餐运营方有着明显的优势。但由于消费场景的原因,传统的食堂型团餐仍然是市场的主流。草根调研数据显示,在团餐百强企业中,新型集体配餐运营模式占比仅1成左右。

老乡鸡选择以团餐业务作为重要自救举措。老乡鸡中层主管王伟透露,通过联合饿了么发力团餐业务之后,老乡鸡重组原有产品,专打企业复工后员工“吃饭难”的痛点。

团餐正在成为餐企自救的重要举措。

据张寅威介绍,目前,越来越多的台湾青年来到安徽创新创业。未来,他将继续为台青提供更多帮助和支持。

另一方面,疫情也给团餐企业的供应端造成了很大压力。从管理而言,需求端对团餐企业的安全防控要求有着大幅上升。这也使得以往不注意修炼“内功”的企业面临着极大的经营风险。

记者从安徽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了解到,目前,安徽已累计批准台资项目1800余个,2000余名台青长期在安徽学习、就业、创业和生活。(完)

因此,从产业逻辑而言,此次社会餐饮的入场对传统团餐企业的影响较小。然而,疫情却给传统团餐企业的基本面带来了较大的冲击。

正是创业的经历,使得张寅威有了打造创业空间的想法。作为合肥市台湾同胞联谊会副会长,张寅威希望能将自己的经验分享给来皖创业的台青,同时向他们提供帮助和支持。目前,这个台青创客家处在试运行阶段,空间内不仅有台湾商品展示区,还有办公区和共享会议室,吸引了数十名台青入驻。

“2月10日企业复工首日,上海8家正在营业的门店单日团餐总收入超过1万元,开了个好头。”

传统的团餐就餐场景是典型的聚集性消费,在企业陆续复工的当下,一方面,食堂的就餐人数锐减,另一方面,由于消费场景变成“考场”型就餐,这也极大地限制了食堂的接待量,这对团餐企业而言无疑是一次极强的考验。

因此餐企们纷纷开始瞄准企业就餐场景,推出团餐业务。老乡鸡、眉州东坡、嘉和一品等知名餐饮品牌均已推出企业团餐业务。

近年来,团餐行业的新兴商业模式也多出于运营端。同样,这次社会餐饮进军团餐也可以视为运营端的变革。

陈泯仰是一名房产经理人,2018年3月从台湾高雄来到合肥后,发现周边养宠物的市民很多,但宠物死亡后的处理却很少有人关注。他希望能将台湾模式的宠物殡葬服务引入到合肥。“一方面,可以满足宠物殡葬的需求;另一方面,可以通过无害化处理来保护环境。”陈泯仰说。

亿欧智库发布的《中国团餐行业研究报告》中,将团餐行业的参与者分为消费端、需求端、运营端和供应端。

消费者对团餐这个概念可能并不熟悉,但说到食堂等场景,想必大家都十分了解。团餐企业则主要指集体用餐场景中以现场制作模式(承包食堂或受甲方委托经营食堂)或以集体送餐模式运营的餐饮企业。

谈到创业经验,张寅威表示,创业很难,对于台青尤其如此。“许多台湾青年对来大陆创业充满激情,但往往因为不熟悉市场和环境,导致创业走弯路。”他告诉记者,台青来皖创业主要集中在餐饮、文创和高科技领域,在创业当中的定位、选址、销售经验不足,创业难免遇到困难。

相较于年收入超过900亿人民币的索迪斯、康帕斯等巨头,我国团餐企业的体量仍然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