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三成韩国大学生高学历低就业 “过度教育”可能是个坑!

人民网讯 据韩媒报道,约三成韩国大学生“高学历低就业”,即每3名大学毕业生中,就有1人学历超过他们现任工作岗位需求。这种在工作中高能低就的情况被称为“不充分就业”。近日韩国央行发布的报告显示,“不充分就业”现象从2000年开始引起关注,近年来越来越凸显。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是韩国社会推崇“过度教育”,受此影响,高学历人才数量不断攀升,已经超过了对等学历需求的岗位数。

韩国央行23日发布的《不充分就业现况和特点》报告(以下称“报告”)显示,2000年,“不充分就业”人数占比为22-23%,之后持续增长。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不充分就业”人数增幅越来越大,今年9月份占比已高达30.5%。“不充分就业”的增幅反映了劳动力市场供给不均衡,高学历岗位无法满足大学毕业生就业需求。

不充分就业岗位绝不是下一个好饭碗的“跳板”

海南省科技厅引进国外智力服务管理处副处长王昌瑜介绍,《办法》对国家的外国人才分类标准进行重新调整和分类,坚持扩大开放、精准施策的人才策略,确保引进外国人才的质量、结构与海南省经济社会发展要求相适应,争取为海南省建设自由贸易区(港)引进全球人才提供保障。(完)

依据经济循环理论分析,当失业率上升时,不充分就业率随之增加。金融危机爆发的2008年以及失业率上升的2014年和2015年,这三年的“不充分就业率”均大幅增加。

85.6%的不充分就业者在工作1年后,依旧无法找到更好的岗位。只有4.6%的人在工作1年后成功转换适当工作,工作2年及3年后的转换率为8.0%、11%。这意味着一旦降低要求就业,大多数人将无法找到更好的工作,会陷入胶着状态。也就是说,不充分就业岗位绝不是下一份好饭碗的跳板。

从《七子之歌》到《莲成一家》,我们唱着同一首歌,我们澎湃着同一颗中国心,不断焕发爱国爱澳的磅礴新声。站在新时代的起点上,我们更要坚守“一国”之本,善用“两制”之利,坚定不移走稳走好走实“一国两制”正确道路,凝心聚力、团结一致,向着澳门的美好明天追梦奋斗。(金羊网 文/曾俊嘉)

报告显示,自然科学系毕业生“不充分就业”占比最高,为30.6%。其次是艺术体育系、人文社会系、理工系,分别为29.6%、27.7%、27.0%,师范系和医学系的占比较低,分别为10.0%、6.6%。韩国央行相关人士称,“通常大家认为,理工系毕业生要比人文系更好就业,但是从目前数据来看,几乎没有差异”,“此外,统计数据显示,因为人文系女生比较多,非经济活动人数比不充分就业的还要多”。

引以为澳,莲成一家,开创“一国两制”新繁荣。1999年12月20日,我们迎来了澳门回归祖国的伟大盛事,更实现了“一国两制”,这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伟大创举。本地生产总值从1999年的519亿澳门元大幅增至2018年的4447亿澳门元;人均GDP由1999年的12万澳门元跃升至2018年的67万澳门元;2018年居民平均寿命达到83.7岁……20年的澳门实践充分证明,“‘一国两制’是完全行得通、办得到、得人心的!”回归20年来,澳门在伟大祖国的支持下,成长为祖国东南角的“澳人莲花”“华人骄澳”。站在新时代的起点上,机遇和挑战并存。我们更要毫不动摇地坚持和贯彻“一国两制”方针,不断扩大和深化内地与澳门特区合作,坚决支持澳门集中精力发展经济、改善民生,用治理的新境界书写发展的新篇章。

二是放宽外国专业人才(B类)学历和工作经历等限制。《办法》规定,在中国高等院校或境外知名高等院校毕业,获得学士(含)以上学位,在琼工作或创新创业的外籍应届毕业生和平均工资不低于本地区上年度社会平均收入3倍(国家标准为4倍)的外国人才列为海南省B类外国专业人才。缩短外国语言教学人员(需取得大学学士及以上学位)的语言教育工作经历至1年。

学历和岗位错配率为30% 大学毕业生数量过剩

四是提升来海南工作外国人可享受的待遇和服务保障。有效缩短审批时限,从国家规定20个工作日缩短至7个工作日;可发放与工作合同期限一致的工作许可证;外国高端人才(A类)采用承诺制,申请材料可实行容缺受理;外国高端人才的重要团队成员,可给予A类工作许可,享受外国人才签证(R字签证)便利。

依法治澳,清莲盛放,拓宽“一国两制”和平路。法治是社会经济繁荣和人民安居乐业的基石。回归祖国20年来,澳门特区政府、立法会、司法机关严格依照宪法和澳门基本法办事,独立行使司法权,维护公平正义,捍卫了法治精神。法治是澳门稳定的坚强保障,更为坚定推进祖国和平统一贡献了“澳门力量”。党的十九大将“坚持‘一国两制’和推进祖国统一”作为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基本方略之一。党的十九届四中全会,对推进“一国两制”实践做出了系统的制度设计和工作部署,彰显了中央坚持“一国两制”方针不动摇的决心、定力和信心。作为和平和谐的美好象征,未来的澳门要更加坚定维护宪法和澳门基本法权威,建立特区特色司法体系,拓宽“一国两制”和平发展路。

报告指出,学历与岗位匹配失衡的“罪魁祸首”是“过度教育”。韩国大学升学率为70%,在经合组织(OECD)成员国中排名首位。但问题是,高学历岗位数量有限,大学生只能降低要求就业,或者干脆放弃就业。高学历无业游民数量也在逐渐增加。

三是降低其他外国人员(C类)准入门槛。放宽其他外国人员(C类)学历限制,满足劳动力市场对各类技能实用型人员的需求。定期由科技(外专)部门会同有关部门编制和发布“外国人来海南就业岗位目录”,聘用单位根据目录聘雇所需人员。

报告指出,男性群体不充分就业比例高,另外还有青壮年层,因为好多人退休后还会重新再找新工作。高龄化也与不充分就业率成正比。

报告指出,不充分就业人数的增加会导致人力资源利用率低下和生产率下滑。韩国央行建议,应为求职者提供并加强职业培训,有必要的话政府应该制定措施改善“过度教育”问题。此外还需要改善劳动力市场制度,提高劳动力流动性。

报告显示,不充分就业者的平均月收入为177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0659元),比适当就业者(284万韩元)工资低出38%。即便刨除过去有过适当就业经历的不充分就业人数,两者工资也相差36%。也就是说一旦选择不充分就业,学历就不能成为谈薪水的筹码。

一是扩大外国高端人才(A类)范围,享受外国人才签证(R字签证)便利。由《海南省高层次人才分类标准》等有关规定所认定的高端人才,可办理外国高端人才工作许可(A类);允许海南省重点产业园区或海南省经济社会发展中,企事业单位急需紧缺的外国专业人才(B类),由园区管理机构或企事单位推荐,确定为急需紧缺的B类外国人才和平均工资收入不低于海南省上年度社会平均工资收入4倍(国家标准为6倍)的外国人才列为海南省A类外国人才,享受办理外国人才签证(R字签证)。

海南省科技厅党组成员、副厅长刘作凯介绍,《外国人来海南工作许可管理服务暂行办法》主要有4个特点:

教育兴澳,根脉相莲,培养“一国两制”接班人。教育是民族振兴、社会进步的重要基石。教育是实现澳门可持续发展的大计,释放着澳门高质量发展的强大内生动力,为“一国两制”方针蓬勃发展、坚强有力提供更加丰富的养料。回归20年来,特区政府全力打造由非高等教育、高等教育、职业技术教育、特殊教育、持续进修、终身学习相连接的全民教育网络,建设教育长效机制。“教育兴澳”,发展的是以爱国爱澳核心价值为主线的澳门特色的现代化教育,沐浴党和国家的阳光,深深扎根中华大地,让中华情在一代又一代澳门同胞和广大青年血脉中传承与弘扬,推动爱国爱澳力量不断发展壮大,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

2000-2018年,韩国大学毕业生人数平均每年增加4.3%,而对等岗位仅增加2.8%。报告显示,与大学生学历对等的岗位有管理者、专家以及白领职员,“不充分就业岗位”则包括服务、技能、农林渔等行业。

不充分就业者在工作1年后,跳槽到“适当岗位”的转换率仅为4.6%。由此看来,第一份不充分就业岗位无法成为“跳板”。不仅如此,与适当就业的毕业生相比,从事服务、销售行业的不充分就业者薪酬水平低36%。

报告分析,目前韩国劳动力市场面临着双重结构问题,“岗位晋升阶梯”无法正常运作,薪资待遇也在拉开距离,因此促使年轻人在进入劳动力市场时更加谨慎。韩国央行相关人士称,“大家普遍认为,第一次找工作时,一旦无法找到好工作,以后就更难找到。因此就先不工作,去提升自身履历,然而这就更加深了‘过度教育’,并形成恶性循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