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 AI产业避虚向实

“智能+”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人工智能技术对于社会的赋能被给予最高层次的期待。但随着应用场景的落地,关于管理标准、隐私保护的讨论也成为2019年人工智能的中心议题之一。同时在技术方面,除了继续向通用人工智能探索迈进外,三位深度学习之父共摘图灵奖同样振奋人心。

但另一面,技术背后的暗影也前所未有地显现出来,引发了一系列关于技术边界、管理规范、隐私保护的讨论。由乱到治,这是人工智能的治理之年。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不同于其他可以解魔方的机器人,Dactyl并不是专门为了解魔方而设计的。OpenAI的研究科学家兼机器人负责人彼得·韦林德表示,他们正试图打造一个通用型机器人。与人类双手的灵巧性相似,可以完成各种不同任务。

2018年,英腾教育研发费用压缩至1280.78万元,净利润在2017年的2026万元基础上提至2551.15万元——压线超过2500万元,保证了16倍的市盈率。

不过在产业应用和社会共治之外,技术突破本身爆发的闪光永远是最令人击节赞叹的。这一年,人工智能技术也在继续朝向通用人工智能的方向探索迈进。

以2018年为例,中国高科获得了220万的政府补助,以及607万的投资收益。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中国高科能够实现盈利,主要靠的是政府补助及对外投资。其主营业务增长乏力,基本没有自我造血的能力。

正如 OpenAI所说,Dactyl是迈向通用型机器人的一小步,但却至关重要。

若收购不成,中国高科可能要赔钱2800万元,对于一家上半年仅盈利20万元的公司来说,简直就是“无妄之灾”。

改革中的中国高科,内部架构也不稳定。中国高科已经更迭了数任董事长,且每一任都未坐长久。高层和管理者也动荡不断,前副总裁高飞,甚至仅仅任职6个月时间。

根据《股份转让协议》的约定,若英腾教育开始进行摘牌程序后,因任何非英腾教育及/或原始股东原因,中国高科主动单方拒绝完成本协议项下任何一次收购的,则中国高科应向原始股东赔偿履约证明金的35%(金额约为 2811.375万元)作为违约金。

“智能+”写入政府工作报告,人工智能技术对于社会的赋能被给予最高层次的期待。在工业经济由数量和规模扩张向质量和效益提升转变的关键期,“智能+”的理念给人工智能等数字技术提供了最广阔的落地空间和回报想象。通过智能化手段把传统工业生产的全链条要素打通,可以更好地推动制造业的数字化、网络化和智能化转型,更能反向助推技术自身的迭代和进步。

人工智能技术的治理,是2019年人工智能声量最大的关键词之一。

对于这种异常的交易情况,上交所当然没有放过,火速下发问询函。对此,中国高科的回答是,“英腾的交易对价需要看当年的研发费用和净利润”。即如果英腾教育2018年度的研发费用小于1700万元且净利润大于2500万元,则49%股权的交易价格为“2018年英腾教育净利润X16X49%”。

呼应政策要求,操作锅炉、管控航班、制造高端机床、调度城市交通……2019年,寻找实际的落地场景成为人工智能的核心要义,人工智能技术日渐成为传统行业的基础设施。产业中有需求、有数据、有应用场景,从传统工业企业到各大互联网公司,人工智能和实体产业深度融合,算力、算法、数据进一步大爆发。

据其官网介绍,绘梦动画是一家动画制作公司,制作了国产网络二维动画中近80%的剧集量,代表作品有:《狐妖小红娘》、《一人之下》、《中国惊奇先生》等。

其净利润从2016年的5.46亿元,短短三年下滑至2018年的183万。三年下来,尽管有收购的教育标的业绩支撑,中国高科依旧出现了断崖式滑坡。

人工智能和产业深度融合

入选《自然》杰出论文

数据也证明了这一点,2016年以来其扣非净利润持续为负。三年下来,剔除掉非经常性损益,中国高科实际上亏损了近3亿。

2017年6月,中国高科发布公告,拟以自有资金1.04亿元收购英腾教育51%股份。交易完成后,这将成为首例A股上市公司收购新三板教育公司,而使后者从新三板摘牌的案例。

通用人工智能是人工智能技术皇冠上的明珠,目前对通用人工智能的定义主要有两个特点,一是端对端的学习,二是任务自适应,可以完成不同的任务形式,而无需人类参与调控。如果机器可以通过学习执行各种现实任务,才会有不依赖人的真正的人工智能。

扎根产业需求谋求技术发展

8月底9月初,一款名为“ZAO”的APP忽然火遍全网,用户只需要在APP中上传一张照片,就能将自己的脸替换成大明星,效果几乎以假乱真。不过很快,这款APP就因为涉嫌侵犯用户隐私受到争议,用户上传脸部信息后,将面临侵权、盗刷等安全风险。另一边,11月,由于被强制要求刷脸入园,浙江理工大学特聘副教授郭兵把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告上法庭,这也成为国内人脸识别第一案。

然而此次收购英腾教育,中国高科的经营可能因此“雪上加霜”。

新方法让机器人学习提速

在控股股东北大方正的操盘下,中国高科自2016年末以来,在职业教育领域进行了一系列布局和探索。高等学历教育、高等职业教育以及职业培训为其主要的发力方向。此外还进行国际合作,初步构建职业教育业务体系。

坦白来说,中国高科唯一选得不错的标的,当属英腾教育。

2015年7月,中国高科与北大培生就在线中文教育进行合作。合同约定:中国高科向北大培生支付1500万元预付款,北大培生收到前述资金后,立刻启动项目运营。但是,中国高科给了钱,北大培生却没有立项——这一项教育投资打了水漂。不得已,中国高科将其告上了法庭。

最近,中国高科准备收购旗下英腾教育剩余的49%股权,从而实现对其100%控股;随后中国高科告知控股股东北大方正此事。谁知,北大方正对此收购案表示:不予办理评估备案。

地产行业火热之际,中国高科在2016年由房地产和仓储物流贸易业务全面转型教育。

优化人工智能发展环境

AI治理专业委员会成立

2017年中国高科收购了英腾教育51%的股份。2019年,准备以2亿元购买英腾教育剩余49%股份。

首先,中国高科跨界寻找教育标的的眼光并不优秀,数次投资皆竹篮打水一场空。

迈出通用型机器人关键一步

2016年,中国高科及其子公司上海观臻作为投资方,对高科慕课投资了4390万元。但高科慕课2015-2017年合计总收入和净利润,均远未能达到《投资协议》约定的业绩目标。然而高科慕课的股东未补偿支付,于是中国高科也把这家公司告上法庭。与此同时中国高科却是高科慕课的第一大股东(持股30%))。也就是说,母公司告了子公司欠钱不还。

2017年5月9日,证监会对中国高科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根据相关文件,中国高科2012年年报未按规定披露与武汉天馨、武汉天赐之间发生的关联交易,累计5343.38万元,占中国高科2011年末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资产(7.47亿元)的7.15%。

除此之外,中国高科还面临着纠纷案。

除了解魔方,还能打游戏。年初,《星际争霸2》职业高手史上首次被AI玩家AlphaStar击溃,而来到10月,AlphaStar已经超越了99.8%的人类玩家。和OpenAI魔方机器手一样,AlphaStar的进化版同样使用了深度强化学习技术。

禁用深度学习传播虚假信息

而受控股股东北大方正债券违约的牵连,北大方正持有的中国高科3048.3万股还被司法冻结。

2月15日,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推进办公室召开2019年工作会议。科技部部长王志刚在会上宣布成立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专业委员会。委员会由来自高校、科研院所和企业的相关专家组成,清华大学薛澜教授担任委员会主任。规划推进办公室下一步工作时,王志刚部长强调,要加强正面宣传引导,明晰人工智能的概念和边界,不泛化、不炒作。

“打造工业互联网平台,拓展‘智能+’,为制造业转型升级赋能。”今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到的“智能+”,是2019年人工智能发展最恰当的注解。从技术到产业,这是人工智能落地产业场景、赋能实体经济、创造实际价值的一年。

中国高科于1992年6月,由教育部牵头、67所高校发起设立。经过4年的发展,中国高科于1996年7月在上交所上市。其控股股东为北大方正集团,实际控制人为北京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最终控制人为教育部。

展现深度强化学习技术

当时可谓风头无两,股价一路飙升。

基于换脸APP等威胁用户隐私、存在数据泄露风险的事件,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文化和旅游部、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近日联合印发《网络音视频信息服务管理规定》,自2020年1月1日起施行,对基于深度学习、虚拟现实等新技术制作、发布、传播音视频信息的行为作出限制。

目前尚有1929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人工智能在近年来的爆发式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深度学习算法的突破。深度学习利用多层神经网络,从海量的数据中学习,从而实现对未来的预测,并使人工智能系统越来越智能。而强化学习与基于已知标签训练模型的监督学习不同,强化学习能够在没有明确指示的情况下,让机器像人一样自主学习。达到一定的学习量之后,强化学习系统就能够预测出正确的结果。深度强化学习也是目前公认的在现有技术中最有可能实现通用人工智能的技术。

目前公司有两大股东,其中第一大股东为B站的运营主体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60%。第二大股东则为绘梦动画的运营主体上海绘界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持股比例为40%。公司疑似实际控制人为陈睿,持股比例为31.38%。

值得关注的是,两次收购案的作价不同。2017年,中国高科收购英腾教育51%股权时,仅支付了1.04亿元;但到了2019年想要收购49%股权时,却比之前的收购价高了近两倍。英腾教育截至2019年4月30日,股东全部权益的评估价值为4.5亿元。相比于2017年的2.235亿元总估值,2年间估值翻了一倍多。

以萧山机场为例,通过人工智能调度能力的加持,萧山机场可以实现有效管控航班起降、上下客、行李搬运、加油、餐配、检修、保洁等各个环节。而到了工业领域,通过对工业流程的单点智能、局部智能、全局智能的优化升级,人工智能能够让钢铁、环保、光伏、橡胶等行业提升效率、降低成本。AI正在帮助各行各业进行智能化的转型。

2018年5月,B站就在日本东京成立动画工作室。2018年9月,B站宣布收购日本公司Fun-Media部分股权。该公司旗下拥有3家动画工作室,分别是Feel.工作室、ZEXCS工作室以及Assez Finaud Fabric。

继续收购英腾教育可能雪上加霜

国产芯片和人工智能双突破

哆啦哔梦(上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5月,注册资本250万人民币,经营范围包括为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提供筹备、策划服务,动漫设计等。

48位投资者因此对其进行诉讼,要求赔偿1005万元。这一诉讼还在进行中。

不只是上交所对此有异议,控股股东北大方正对这一收购案也有异议。中国高科通过方正集团向北大资产递交了本次交易的国有资产评估备案材料。但北大资产回馈称,不予办理评估备案。

然而,中国高科的转型之旅并非坦途。北京证监局甚至对中国高科出具警示函,指出公司主营业务不突出,转型进展缓慢,至今(指2018年2月)尚未产生盈利能力。

2019年上半年,中国高科实现营业收入5840.96万元,净利润29.43万元;而英腾教育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610.04万元,净利润1755.94万元。中国高科的教育板块实现营业收入4172.08万元,同比增长26.68%;占公司总营收的71.43%。

从财务数据看,尽管数次转型,但中国高科仅在2017年迎来了营收的大幅增长,还主要是收购英腾教育并表所致。

截至2月4日24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32例,其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5例,新疆生产建设兵团7例。确诊病例中,乌鲁木齐市12例、伊犁州9例、吐鲁番市1例、阿克苏地区1例、昌吉州2例;兵团第七师1例、兵团第八师石河子市1例、兵团第九师4例、兵团第六师1例。现有重症病例8例,危重症病例2例,无死亡病例。

除联合绘梦成立动画制作公司哆啦哔梦外,B站近些年在动画产业布局不少。

人脸识别纠纷走上法庭

声明表示:“雷斯纳当时也知道纳吉布、阿布达比官员及‘一马公司’官员将从一个名为‘Maximus’计划获益。这项计划通过雷斯纳与刘特佐等人控制的空壳公司转账。”声明说,纳吉布的亲属也获得这笔经遭挪用的“一马公司”资金。

12月,《自然》评出2019年度十大杰出论文,其中包括苏黎世联邦理工学院用数据驱动的方法设计机器人软件来训练四足机器人,大大提高了机器人的运动能力和学习速度。研究人员在论文中指出,新的训练方法利用强化学习,使机器人学习的速度提升了1000倍,动作灵活性和速度都大幅增强,而且任踢不倒,甚至可以从跌倒中翻身站起。研究人员称,四足机器人在实验室中的小跑速度已经提升了25%,在被推倒或滑倒后,也能获得平衡,重新站稳。

英腾教育支撑着中国高科的大部分业绩。且2018年,中国高科仅盈利183万;2019年甚至仅盈利29.3万。一旦收购失败,将对中国高科造成沉重的打击,未来的业绩下滑或可预见。

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布声明表示:“雷斯纳等人策划和挪用27亿美元资金,以贿款和回扣等方式,分派资金给马来西亚和阿布达比的政府官员,这包括纳吉布等人。其他参与者、家人和雷斯纳也从中获益。”

今年3月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七次会议上,审议通过了包括《关于促进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融合的指导意见》在内的八份文件,也是既“智能+”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后,国家层面促进人工智能发展的又一份重要指导文件。会议指出,促进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要把握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的特点,坚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以产业应用为目标,深化改革创新,优化制度环境,激发企业创新活力和内生动力,结合不同行业、不同区域特点,探索创新成果应用转化的路径和方法,构建数据驱动、人机协同、跨界融合、共创分享的智能经济形态。

今年8月,清华天机AI芯片登上《自然》封面,这也是中国芯片和人工智能领域第一次登上《自然》杂志。作为全球首款异构融合类脑芯片,它让自行车实现“无人驾驶”。据报道,天机芯片采用多核架构,有多个高度可重构的功能性核,可以同时支持机器学习算法和类脑电路。从长远来看,以通用人工智能为目标的“天机芯”,如果真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它将“无所不能”,可用于各行各业。

英腾教育为中国高科的业绩做出了很大贡献。中国高科2018年财报显示,营业总收入1.1亿,净利润183.3万;英腾教育实现营业收入5275.44万元,净利润2551.15万元。同时因收购英腾教育,中国高科教育业务收入出现大幅上涨。

10月,人工智能研究组织OpenAI在构建通用型自主学习机器人领域,取得新的突破:其机器人部门去年首次开发的仿真机器手Dactyl学会了单手解魔方。在公开的视频中可以看到机器手虽然笨拙但准确地完成了解魔方任务。

3月18日,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推进办公室召开治理专业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科技部副部长李萌在讲话中强调,治理问题是人工智能发展中的重要问题,推进人工智能健康发展必须把握人工智能技术属性和社会属性高度融合的特点,高度重视和前瞻预判带来的各种社会问题,注重激励发展与合理规制的协调,防范和应对可能带来的风险。要全面开展人工智能治理方面的政策体系、法律法规和伦理规范的研究;坚持问题导向,突出重点,找准中国的问题,对标国际关切,特别是在数据垄断、算法歧视、智能滥用、深度造假、数据下毒、隐私保护、伦理道德、不平等智能操作以及对社会结构的影响等重点领域加强监测与研判。

有法律专业人士表示,郭兵一案中,动物世界最明显的过错是违反双方已经订立的合同,郭兵如果以此提告,结果几无悬念。但他选择从信息保护入手,本身就显示出了他借此打一场公益诉讼的目的。在这个角度上说,人脸识别第一案可以看作一次公民隐私权的公民教育,无论结果如何,都可以看作是个人信息保护领域的标志性事件。

9月初,科技部印发《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工作指引》,提出到2023年,布局建设20个左右试验区,创新一批切实有效的政策工具,形成一批人工智能与经济社会发展深度融合的典型模式,积累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做法,打造一批具有重大引领带动作用的人工智能创新高地。这是依托地方开展人工智能技术示范、政策试验和社会实验,在推动人工智能创新发展方面先行先试、发挥引领带动作用的区域。科技部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李修全表示,开展人工智能政策试验是要创新体制机制,探索、营造有助于人工智能创新发展的政策制度环境。

一家上市公司最后怎么会落得这般田地?曾经的医学教育第一股,又为何身陷泥淖,难以自保?

据报道,纳吉布自2018年以来先后受到40余项指控,这些指控大多与“一马公司”相关。纳吉布否认了对自己的所有指控。

8月29日在上海揭幕的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10家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正式启动。其中包括依托上海依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建设视觉计算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依托上海明略人工智能(集团)有限公司建设营销智能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依托华为技术有限公司建设基础软硬件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等。此前,已有百度、阿里云、腾讯、科大讯飞、商汤等5家公司,在自动驾驶、城市大脑、医疗影像、智能语音、智能视觉等领域,获批建设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