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衣裳“领袖”是如何从服装部件变成带头人的

司马昭是西晋王朝的奠基人,后人称他为晋文帝。他有一位大臣叫魏舒,每次朝会之后,司马昭都会目送魏舒走出很远很远,然后满怀感慨地说:魏舒堂堂,人之领袖也(《晋书·魏舒传》)。

“领”字的原始含义是脖子,《诗经·卫风·硕人》就有“领如蝤蛴,齿如瓠犀”。后来字义发生了变化,汉代经学家刘熙在《释名》中说:“领,颈也,以壅颈也,亦言总领衣体为端首也。”这句话首先确认了领就是脖子的说法,然后说作为衣物的部件,是用来围合脖子的,最后说它是一件衣服的开头部分。所以,古代称“一领”衣,也就是今天的一件衣服。

时间这把刻刀,把2019年的时光刻进历史,刻出我们奋斗的足迹。

我们在无数个自我的奋斗中成长。这一年,我们在追梦的路上奋力奔跑。少年负壮气,青年自昂扬,中年勇毅不自嗟,老年青云志不坠。为了美好的生活,我们每个人付出着汗水与执着。是轰轰烈烈还是平平淡淡,是踌躇满志还是惘然若失,这一切,都随时间成为生命中的定格。收获,自然欣慰,会使你更加坚定;失意,难免沮丧,却不必执拗于此。时间教会我们,人的成长就是不断完善自我、超越自我,没有攀登,哪有飞扬。

“领袖”连用,成为称赞人的标示物

随着历史的发展,政治观念也在变化。戴冠冕的官员在帝制时代与民众的关系是对立的,那时的官员是管制、甚至欺压百姓的。但是领袖呢,是上衣不可缺少的一部分,人人都穿的上衣,当然会在心理上对应为大众。所以,“领袖”是出于民众的,跟民众站在同一立场。

领与头脑相接,袖与双手相贴,很容易成为称赞一个人的标示物。司马昭的“人之领袖”,就是说魏舒脑子好用,手段高明,既有思考力又有行动力。

从这时开始,“领袖”一词开始在服装部件的基础上引申出新的含义,并逐渐从杰出者演变成带头人。

我们在国家和民族日益蓬勃的梦想中成长。这一年,我们感受着作为其中一分子的自豪与荣光。在跨越百年时空依然熠熠生辉的五四精神照耀下,一代又一代青年人接续奋斗、凯歌前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誓言如黄钟大吕时时叩鸣,一代又一代中国共产党人前赴后继、接续奋斗;当国之大典的礼炮响彻云霄,激荡人心的中国梦升腾而起,让亿万中华儿女豪情万丈。当代中国如同一部流动的史诗,书写着亘古未有的伟大征程,记载着我们每一个人的开创、奋进。

在这些含义的基础上,“领”又作了引申,如晋陶潜《闲情赋》中说:“愿在衣而为领,承华首之余芳。”可见,衣领与头脑关联在一起,跟思想和智慧挂上了钩。比如,一些皇帝的衣领上会有黻纹出现,被称为黻领。黻是“十二章纹”中的一个,其寓意为善恶分明、知错能改。既然衣领与头脑相接,皇帝的头脑当然应该善恶分明。

魏舒从小是个孤儿,由外婆抚养长大,年轻时并没有什么出彩的表现,40岁以前一事无成。在他40多岁时,郡里考核属官察举孝廉,魏舒想参加考试,亲戚朋友们认为他没念过什么书,劝他不要参加。但是魏舒下了苦功夫,用100天学习儒家经典,居然考中了。

再见,是告别,也是成长。挥手2019,便是重温逝去的时光,审视内心的生长。

领是一座山,袖是两江水。原本的服装部件,却融汇着我们民族的历史过程和文化心理,以及掩藏于心底的默默温情。

我们要成就更好的事业。身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壮丽征程,面对汹涌变革的世界大势,我们任重道远。必须把握大局大势,把准前进方向,在劈波斩浪中开拓进取,在披荆斩棘中一往无前,在攻坚克难中创造伟业。

时间作证。新的一年,新的征程。新局面、新气象孕育在锐意进取的勇气之中,无数美好的事物都在等待我们的创新与创造。

东汉末期,贵族和名士对官服的态度趋于冷漠,对冠冕自然也不似从前那么尊重。袁绍、孙坚、诸葛亮、周瑜、曹操等都开始戴简便朴实的平民首服——巾。这种平民化的倾向,给领袖地位的提高奠定了最初的基础。

最初,“领袖”二字也会连用,但仍然指的是服装部件。汉代经学家服虔在《庄子集解》中讲述了一个“匠石运斤”的故事。他说:“獿人,古之善涂塈者,施广领大袖以仰涂,而领袖不污,有小飞泥误著其鼻,因令匠石挥斤而斲之。”古代的獿人,善于用泥来涂抹房顶,干活的时候,穿着广领大袖的衣服,仰面操作,领袖都不会弄脏,偶尔有小块的飞泥粘在鼻子上,就让另外一位匠人挥起板斧削下来,“唰”地一声,泥被削掉了,而鼻子没有丝毫损伤。这段把匠人写得爆帅的文字中的“领袖”,仍然是服装的部件。

“黄金时代,不在我们背后,乃在我们面前;不在过去,乃在将来。”下一站的你我,无限风光。

我们要成就更好的自己。遇到更好的未来,每个人就要发出自己的光芒。一分耕耘、一分收获。确立自己的坐标,笃定心中的信念,奋力拼博。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那么“袖”字呢?还是在《释名》中,刘熙是这样解释的:“袖,由也,手所由出入也。”古代的袖子,一般由两个部分构成:一是“袪”,缝接于袖端的边缘;二是“袂”,原本是古代大袖的下垂部分,后来也用来表示整个袖子。今天所谓“联袂”,就是手拉着手,衣袖挨在了一起。同样由于衣袖贴着手臂,就与手段联系在了一起,比如“长袖善舞”。

中国古代出现过的领型非常丰富,它的变化有一条基本轨迹,即从夏商周到隋唐,逐渐走向多样和开放,而从宋到明清,逐渐走向封闭。这种趋势的出现,一般认为有逐渐变冷的天气原因,礼教日盛的文化原因,以及国力衰退的实力原因。近代中国,长期受人侵略,被动挨打,自我保护意识就会加强,中式立领表达了对民族精神的坚守。

你好,是欢迎,也是希望。面对2020,便要瞭望前进的方向,抵达更诗意的远方。

几经周折,魏舒进入军队当参谋。军队举办射箭比赛,本来不需要他这个文职参加,但恰巧有一回比赛人手不够,就用魏舒凑个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很像武侠小说里的情节,只见魏舒气定神闲,从容不迫,拉弓射箭,百发百中,打遍全场无敌手。后来,魏舒得到赏识,不断升官。头脑手段俱佳,思考力和行动力都强,当然是杰出人物,所以司马昭说他是“人中领袖”。

这种角度的转换具有深刻的文化意义,可以说,冠冕时代体现的是君权神授,而领袖时代开始体现民众的意志。于是,“领袖”一词的含义演变,有了一个不断加强的指向。

袖子是服装上最为灵动的部件,它可以实现很多功能:碧鬟红袖、翠袖红裙、红袖添香,是它的美化功能;袖里藏刀、袖中挥拳、袖里乾坤,是它的隐藏功能;袖手旁观、摆袖却金、拂袖而去是它的表态功能。在古代,很多人用袖子携带钱财、书信、细软,于是成语“两袖清风”来形容官员的廉洁——袖子里没装金银,才能随风而动。

我们在时代的风云中成长。这一年,世界格局深刻变化,国家实力此消彼长,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纵横八方。激流涌动中更显战略定力的可贵,“最重要的还是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情”。一个又一个“中国时刻”世人瞩目:从国内到国际,中国信心和决心一如既往,中国声音充满诚意和善意,中国方案光彩绚丽,为世界发展提供中国智慧、中国力量。

“领”和“袖”的含义发展

司马昭口中的“领袖”,还不是今天我们所理解的带头人,只是杰出和表率之意。以司马昭的野心以及同魏舒的君臣关系,也不可能把魏舒说成是带头人。当时服装中地位最高的是冠冕,司马昭自我对应为冠冕,自然不忌讳说魏舒是领袖。所以,“领袖”要成为地位最高的带头人,必须等到冠冕的地位弱化之后。

清末戊戌变法,谭嗣同等“六君子”被杀,变法宣告失败。但是他们的变法主张,激发了中国人更加强烈的反抗,推翻帝制,建立共和。这个时候,章士钊用笔名黄中黄在《沈荩》第二章中写道:“北方之谭嗣同,南方之唐才常,领袖戊戌、庚子两大役,此人所共知者也。”这里的“领袖”,不再只是杰出和表率的意义,而是带领和领导,与现代领袖的意义接近了。

(作者系百家讲坛《中国衣裳》系列讲座主讲人)

“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下一站的中国,充满希望!